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靠谱么 http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性的确是衡量爱的一个维度,

但建立亲密感情才是维持关系的关键。

来源:一介(ID:yijievideo)

作者:介哥

一个月做两次,是不是不爱了?

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,和男朋友同居,一个月只做两次爱是什么体验?

底下有人回答:

“我前男友就是这样,大多数都是我主动,我主动的话一个月三四次,还被嫌弃太色。

我不主动一个月一两次,有一次我赌气,不主动了,一个半月才一次。

真的很怀疑自己的魅力,感觉他不喜欢我了,怀疑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。

也有已婚男士投稿:

我和老婆恋爱同居时,除了她不方便的那几天,几乎天天都有做,而且彼此感觉都很棒。

直到结婚她生完宝宝后,我感觉被冷落了,她不再主动提及,我们几乎没有性生活,很多时候我只能自己解决。

说实话,出差时候在酒店有时候会收到小卡片,真的很心动。

然而又十分羞愧,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,会想到去嫖,很苦恼,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这种事来。

她并不是一定拒绝我的要求,只是如果我不提她从来不会有要求,哪怕是暗示。但看她一点意愿都没有,我也不想勉强。

我真的觉得她是不是不爱我了。毕竟,性爱也是感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啊。

不是说,一个人爱不爱你,在床上就知道吗?

类似问题,小编不止一次看到后台有读者问了。

对于性,这个即隐秘又普遍的行为,我们总会产生这样那样的疑问,但又不好意思和朋友讨论。

今天我们就认真聊一聊,关于性意愿、频率对亲密关系的建立有什么影响。

性生活不频繁,真的就是对方不爱你了吗?

对方不愿意做,是不是代表你没有性吸引力?

2

男女的性需求,存在差异

一方想要,一方不想要,想要的频率不一样,这样的问题对任何情侣来说都足以造成困扰。

总的来说,就是性生活不和谐。

在我们的直观感受里,伴侣对你有性冲动,会让我们产生被爱的感觉。

反之,要是对方没有冲动,表面上看是你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,从深层次原因来说,是你没有感受到被爱,爱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。

所以,会怀疑一个月才做两次,是不是不爱了,自己是不是没有性吸引力了。

性不是检验爱的唯一标准。性和爱是有一定关系,但不是绝对相关。

一方“性冷淡“,不一定是不爱你了,也不是你的性魅力降低,而是:

男女之间的性需求存在差异。

在一段亲密关系开始的时候,双方就像干柴遇到烈火,很容易就燃起来了。男女双方都能从中得到满足。

这是因为一种名为催产素的激素水平都在双方体内上升,看见喜欢的人很容易产生性冲动。通常会超过人正常的性欲水平。
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催产素水平会自然下降。

当两人都回到正常的性欲水平,双方的性需求差异就会显现。

对女性来说,女性的性需求是有周期性的。

先看一张图,女性的生理期,生育能力和性欲的关系变化。

在生理期的前七天是女生的排卵期,这段时间女性欲望最强,

生理期后八天是安全期,生育能力下降,性欲水平也随之下降。

在女生生理欲望较强时,男性的求爱成功率会比较高。反之,则比较低。

女生没有欲望时,即便说服自己和男友发生关系,性爱质量也不会很高。

这种违背自然选择性爱的结果,也会使受孕率降低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夫妻因为失去真实的欲望后,勤奋耕耘也不会怀孕的原因之一。

当你和女朋友求爱时,她没有答应,不是因为不爱你,很可能只是单纯因为她当时欲望没那么强。

什么时候成功率会更高,你就得算算日期啦。

从年龄上来看,男女的性欲高峰同样存在差异。

在30岁之前,男性的欲望处于旺盛期,这时候男性处于主动出击状态,恨不得时时刻刻都黏在女友身边。

只要你想要,他基本上不会拒绝。

而女性的欲望此时大多还处于朦胧期,性欲没那么强烈。

因此,我们看到很多问题在问:

30岁之后,情况会截然相反。

35岁后,男性体内睾丸激素的浓度降低,性欲也会开始下降。同时由于工作压力,家庭负担,全身血流缓慢,肌肉张力减退,“能力“也会减弱,持续时间缩短。

而女性30岁以后,性欲发育完全,才开始变得旺盛,这时候女性更容易处于主动状态。

由于性欲年龄的差异,男女在性方面的矛盾就又凸显出来了。

看到网上有一条留言说:

“我和老公在一起六年了,一个月也就四五次,他不那么愿意要了,昨晚上拉他裤衩他都有点害怕。“

男人和女人的性欲表现,同样存在差异性。

男人的性冲动多数是自发的一种生理本能,而女人的性冲动,多数是通过诱导性的行为才能产生,比如爱抚、拥抱、接吻等。

男性和女性看待性亲密度和情感亲密度的权重也是不一样的,大部分男性会觉得,性生活和生理上的亲密比情感亲密更加重要。

而大多数女性会觉得情感上的连接、爱和温情比性生活更重要。

因而,当男人感到和伴侣之间的关系疏远时,他们会想用性来进行连接。而女人通常需要感觉到彼此之间有爱的情况下,才会想要发生性行为。

那么两性间的问题就更凸显了:男人希望用性来作为一种重新连接关系的方式,而女人希望首先改变两人间的氛围。

不仅是以上这些,性爱和现实生活环境同样相关,包括工作、生活,孩子,双方父母等都会对性关系产生影响。

单纯的用性来衡量爱不爱,和有没有性吸引力的问题,就过于片面了。

TA爱不爱你,单纯用性,真的衡量不了。

3

建立深层次亲密关系,不仅仅靠性

男人因性而爱,女人因爱而性。

深层次亲密关系的建立,不仅仅依靠性。

建立深层次亲密关系,需要两个维度。

首先是情感亲密,其次才是身体亲密。

性的确是衡量爱的一个维度,但建立亲密感情才是维持关系的关键。

爱情三角理论认为,爱情由亲密、激情和忠诚三个构成成分组合而成,

往往能够白头偕老的,是激情褪去后仍然有高亲密和高忠诚的相伴之爱。

在《海蒂性学报告》中,有一个老人说:

“70岁的我,知道自己离死亡和遗忘越来越近了,我变得更了解人类寂寞的本质,也更渴望和另一个人有温暖亲近的关系。

性快感和高潮仍然是愉快的,但是拥抱、亲吻和爱抚中的心里慰藉,则比过去重要多了。”

除了性,亲密关系还需要的是爱、被爱、被   差点忍不住要发火的李棠倒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,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,拿起餐巾纸的同时扶住张小马,嘴里还不停说道:“都怪我不小心,快跟我去洗手间,我帮你弄干。”

  “不用了!就让他湿着吧!”张小马大手一挥,大义凌然。开玩笑,要去了洗手间,自己还能活?

  可李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,又哪里能放弃,离开座位假意帮张小马去擦,其实一下扣住了“人质”,在张小马脸色忽然铁青之际,她笑着对老爷子说道:“你们先吃,我去帮他弄一下。”

  张小马疼的直冒冷汗,怕自己一张嘴就要骂娘,根本就毫无办法,就这么被李棠擒住关键部位,生生拽进了卫生间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关上门,李棠松开手的同时,一把抓住张小马的头发,压低声音道:“你什么意思,故意找茬是吧?”

  “就是故意的,怎么着?”张小马又疼又气,说完这话,也伸出双手抓住了李棠的头发。

  “你给我松开!”

  “你先松!”

  “你松不松!”

  “不松!”

  李棠气的浑身发抖,哪知道张小马居然敢这么对自己,从前不是百依百顺的吗?难道开始所谓的新生活,就真的不在乎什么妻子了?

  这么想着,李棠哪还顾得上什么市长的身份,想起当年学过的防狼术,二话不说抬起膝盖,狠狠的一撞!

  宇宙爆炸了,大地裂开了,晴空响起闪电,鸡蛋摊成灌饼。

  张小马“嗷”一嗓子跪在了地上,捂着裤裆脸色发青,干张着嘴巴只能哼哼,除此之外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。

  反观李棠,也是一副蓬头散发摸样,却显然胜利者姿态,抬起脚搭在张小马的肩膀上,居高临下的冷笑一声,稍微一用力,张小马就虾米一样抱成团,滚在地上哼哼。

  “原来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,要在家宴上整我。”李棠说着这话,俯下身来,再一次抓住张小马的头发,晃了晃后冷笑道:“现在看看是谁让谁好看。”

  “你妹!”张小马一声怒吼,抓住李棠的手腕使劲一拉。

  只听李棠一声惊呼,立即滚到了张小马的怀里。

  他二话不说,翻身坐在李棠的肚子上,让李棠一愣,然后发疯一样挣扎。

  她可是堂堂市长,全市男人的梦中情人,今天跟这家伙打架就已经够丢人了,现在居然还被骑在身上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  更关键是她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之间有这样的亲密的动作,但却是和张小马,而且还是在卫生间!

  这让李棠几乎要发疯。

  而张小马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棠这么失态,当然也是头一次有种掌控了李棠的感觉,毕竟他现在可坐在李棠的身上,而且还是骑着!

  所以此刻的他笑的得意,迅速的抓住那一双乱打的手,然后得寸进尺的低下头,要亲李棠的嘴。

  这让李棠吓坏了,赶紧把脸转过去,与此同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下半身挣脱出来,膝盖猛地一抬。

  宇宙再次爆炸了,大地再次裂开了,晴空再次响起闪电,鸡蛋再次摊成灌饼。

  张小马张着嘴发不出声音的倒下,却正好趴在李棠的身上,真的好软啊……

  “给我滚!!!”

###第十一章老爷子的暴脾气

  另外一边,没有了张小马活跃气氛,也没有了李棠作为讨论的话题,老爷子的眼睛闭上就再也不愿意睁开。这么一来无论是李棠她小叔,还是李棠她小姑,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。

  眼看着气氛变冷,心思细腻的李棠他婶婶,这时候看了眼卫生间,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这都十分钟了,两口子在里面干什么,不会是在里面吵嘴了吧?”

  “有可能!”李棠他小姑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,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刚看她们两个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对劲,就算刚刚结婚也没有这么恩爱的,搞不好其实早就有了矛盾。”

  “要不,我去看看?”李棠他婶婶小声请示。

  李棠他姑姑看了眼老爷子,见老爷子似乎真的已经睡着,于是点了点头:“那你看看去。”

  结果李棠她婶婶刚一起身,那边卫生间的门就打开了。

  李棠和张小马一前一后的走出来。

  李棠脸上的红油嘴唇印已经没了,头发和衣服也一丝不苟,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多了些笑容。倒是走在后面的张小马,走路的姿势有一些不太自然。

  “你们俩在里面干吗呢?”李棠她小姑瞥了眼张小马的裤裆。

  李棠坐下来没有说话,拿起筷子给她那个小侄子夹菜,张小马倒是笑呵呵的回答道:“没什么事,就是找了半天没找到吹风机,擦了半天又擦不干净。”

  李棠她小姑看了看李棠,又看了看张小马,忽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,笑呵呵道:“小两口闹矛盾很正常,跟自己家人面前没什么好藏着的,说出来让大家参谋参谋,也好出出主意啊。”

  “小姑哪里话,我们俩好着呢。”张小马这次只说话,没加动作。

  李棠也不看她,反而逗弄起了小朋友。

  李棠她姑姑一看李棠这样的反应,心里有些不满,其实她一直都不满李棠对她爱答不理的样子,所以阴阳怪气的自顾说道:“不会是因为李棠在外打拼,小马在家不怎么出去上班吧?”

  张小马听到这明显挑衅的话,仍然笑着回答说:“没有的事,小姑误会了。”

  可这在李棠她姑姑看来却是心虚,理所当然立即抓住机会,笑呵呵朝李棠正面开炮:“那就是你的不对了,又不是每个男人都得有自己的事业,小马虽说不能赚钱,却也照顾着家的嘛,这不是你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事情吗?”

  见李棠皱了皱眉头,张小马有点看不过去了,说了声:“小姑,我已经有工作了。”

  李棠她婶婶原本旁观,听到这话稍微一愣,然后立即追问道:“什么工作?那里的工作?”

  “在设计公司。”

  “设计公司?”李棠她小姑一脸可惜:“在那种地方能混出多大的前程?男人就应该出去创业,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,最次也应该在政府机关工作,混日子也能混的稳定些吧?”

  “那小姑您到底是想让我丈夫顾家,还是在外打拼?”李棠这时候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。

  李棠她小姑这才发现自己前后矛盾,讪讪的笑了笑说:“我的意思,这家里总得有个在外打拼的,小马要是不出去那就好好顾家,要是出去了也得有个好地方,这道理没错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李棠放下餐巾纸,双手支在桌子上十指交叉:“但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事。”

  小姑一愣,饭桌上再次陷入安静。

  一旁的张小马对李棠此刻的姿势再熟悉不过了,那是标准的公事公办架势。要是在市委,这姿势摆出来就是准备要发号施令,但如果放在了家里,这姿势就是战斗力被彻底爆发的前奏。

  回过神来的小姑看来对这个侄女也不太了解,被李棠这么一说只觉得很没面子,立即脸色一黑,拿出长辈的架势来,对李棠说道:“我是你小姑,你的事情我不能管吗?”

  “我们两口子好好的,您偏要说我们在闹矛盾,这是什么意思?”李棠直视着她小姑说道:“没有盼着晚辈之间闹矛盾的长辈,您要是不把自己当长辈,那也别怪我不把您当长辈。”

  “你!”这话一出,小姑气的瞪直了眼睛,差点就站了起来。

  她身边的老公看到这一幕,赶紧扶住李棠她小姑,一面对李棠安抚说:“没事没事,你小姑也是关心你们两个,既然没有那回事就算了,大家就都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“我吃好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李棠这时候站起身,丢下这么一句话,径直走向了房间。

  而她刚一走进屋里,把门关上,小姑就开始不停的抱怨。

  张小马有些听不进去,放下筷子准备跟小姑理论,没想到这时候老爷子睁开了眼睛,慢悠悠的吸了口气,然后似睡非睡的对张小马说道:“李棠不舒服,小马你就去照顾照顾她吧。”

  这话说的众人莫名其妙,都以为老爷子说梦话呢。

  但张小马其实真的不打算在这坐下去了,所以顺势说了声:“好。”然后就进了房间。

  李棠她小姑见老爷子现在才醒过来,心里满是委屈的开始抱怨,张小马不把话说清楚,张小马肯定和李棠有矛盾什么的。只提张小马,绝不说李棠的不对,因为她知道老爷子最疼李棠。

  而听完了一通抱怨,老爷子并没有什么表态,只是指了指吃了没多少的一桌子菜,对在场的几个人说:“饭也吃的差不多了,时间也都已经这么晚了,明天都还要上班,各回各家吧,今天就到这。”

  “爸……”

  “滚出去!”老爷子忽然间一拍桌子,声音无比洪亮的吼了一嗓子。

  这一巴掌,再加这一声吼,吓得李棠他婶婶和小姑两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。而本来及有些害怕老爷子的李棠他姑父则是一怔。李棠他小叔虽然好一点,却也是慌忙制止哭闹的儿子。

  似乎那一声吼浪费了太多的力气,老爷子这次开口声音很轻说的也很缓慢,但语气之中却让人不敢说个不字:“这桩亲事是我定下的,以后谁再敢说三道四,永远别再踏进这个家门。”

  除了那五岁的小朋友被他老子捂住嘴巴呜呜的哭之外,在场被吓到了几个人都是连连点头,而知道老爷子暴脾气多年没犯,今天却忽然被点着的小叔和小姑,更是恨不得赶紧逃离这里。

  “都回家去吧,我也要休息了。”老爷子闭上了眼睛,小保姆也在这时候走了过来。

  “那,那爸你好好休息,我们过几天再来。”小姑脸色发白的留下这么一句话,哆哆嗦嗦的站起身,拿起包和他的富商老公往外退。小叔倒是很识趣,没留下什么话,和他老婆抱着儿子滚蛋就对了。

  直到这客厅转眼空无一人,老爷子才破口大骂:“一帮寄生虫,败家玩意,全他妈滚蛋!”

  这话穿过院子,传到了胡同里,李棠她小姑和她婶婶吓得腿一软,差点倒在地上。两个大男人也是惊魂未定,连拖带拽的把两个女人弄上车,然后连滚带爬的开着车,逃跑一样离开。

###第十二章对女人要欲擒故纵

  李棠小时候的房间里,张小马坐在地板上,靠着那张大床一边抽烟,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。直到听到几个亲戚逃之夭夭的动静,终于忍不住笑打趣:“老爷子原来这么生猛,从前真没看出来。”

  李棠正坐在床上,和她妹妹一样有盘腿的习惯,正翻看着电话里的未读短信,听到张小马的话头也不抬,冷冷的顶了张小马一句:“我也没看出来,你张小马居然有动手打女人的本事。”

  “谁让你先动手的。”

  “我跟你动手你就一定要跟我动手?”

-完-

*图文来源网络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致歉/删除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pailuanjiance.com/jcpl/6788.html